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探访阅兵训练场:我们都是“追梦人”

  央广网9月27日消息(记者彭洪霞 杨宸琇 郝铮 李洪运 高思峰)在阅兵训练场上,每一名参阅官兵都怀揣梦想。这些美好的心愿,像无数漫漫长夜里抬眼便可以望见的闪烁星辰,指引着他们坚守、前进……近日,记者走进了某装备方队,听官兵们讲述了他们的追梦故事。

地导父子兵的“强军梦”

  三僚车,在装备方队阵列中离检阅台最远,还是大家公认的僚车中最难驾驭的位置。但驾驶员曹丛却对开三僚车“情有独钟”。

  2015年,曹丛被选为“9·3”胜利日阅兵地空导弹方队驾驶员。受阅前夕,得知自己的位置最终被定为四排面三僚车,曹丛有些失落。

探访阅兵训练场:我们都是“追梦人”

2015年 “9·3”胜利日阅兵

  电话那头,听到这个消息的“老地导兵”曹景春却异常兴奋:“你爸当兵那会参加过1981年的华北大阅兵,开的发射车位置就是四排面三僚车……”

  父亲竟然也参加过阅兵?居然还和自己开的是同一个位置!

  仿佛一组穿越时空的场景重现,记录下了一支导弹部队的壮阔征程,也见证了两代人的无悔青春——

  新中国成立之初,承载着捍卫祖国领空的神圣使命,地空导弹部队应运而生,代号“543”。十年转战风雨雪,1981年9月,这支神秘部队首次公开亮相,昂首列阵受检阅!  

探访阅兵训练场:我们都是“追梦人”

1981年华北大阅兵

  2015年9月,与父亲当年身处同一个位置,曹丛驾驶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三代地空导弹武器系统战车驶过天安门。这一年,地空导弹部队高、中、低空,远、中、近程三型兵器“全家福”式集体亮相。

  父亲曹景春当兵的时候,地导部队还是以第一代防空兵器为主。那时曹景春最大的梦想是能赶上换装,可直到复员回家,也没能实现这个愿望。

  今年,儿子曹丛再次参加阅兵,开的三僚车,装备已是国产最新型地空导弹武器系统,算是圆了父亲当年的梦。

  不久前,曹景春给儿子打电话,念叨说搬家时丢下不少东西,当年在部队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也遗失了,难过得好几天没睡好觉。

  曹丛在电话中宽慰父亲,心里也早已做好打算:等圆满完成阅兵任务,就把自己受阅的照片送给父亲!

孙少齐和他的“阅兵梦”

  从2009年到2019年,乘载员孙少齐没想到:十年后,自己还能在阅兵场上圆梦。

  孙少齐从小听着爷爷唱的军歌长大。他的爷爷小时候被八路军从敌人轰炸的断壁残垣中抱了出来,长大后参加抗美援朝,又被战友从死人堆里拖了出来。

  爷爷跟他说,自己刚当新兵那会儿,领到的新军装上几乎都打过补丁,拆开补丁,里面还有斑驳血迹。

探访阅兵训练场:我们都是“追梦人”

孙少奇正在进行口令训练。王轶哲 摄

  在爷爷的感染下,2007年,18岁的孙少齐参军入伍,当兵第二年就赶上国庆60周年阅兵选拔。孙少齐知道,参加一次阅兵是爷爷的梦想。但是那晚,第一个写好申请书的孙少齐却得到消息,义务兵不符合选拔条件。

  孙少齐把申请书折好塞进了日记本里,蒙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阅兵,似乎只能是祖孙俩的一个梦了。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军旅生活把孙少齐锻造成了一把尖刀,可是爷爷也去世了。临走前,孙爷爷一直在念叨:“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替我到天安门前走一趟!”

  时间改变了很多,却不曾动摇孙少齐的阅兵梦。这似乎成为了孙少齐心中一个解不开的结:“自己,还有机会走上天安门吗?”

  今年,孙少齐在等待中终于接到了选拔任务人员的通知,回想起十年军旅的一幕幕,他毅然决定推迟婚期参加选拔。

  他明白,自己心中的那个梦,从未曾远去。一定要带着对爷爷的思念,对爱人的亏欠,对荣誉的珍惜,站出中国军人的好样子!

丁启泉和他的“英雄梦”

  驾驶员丁启泉除了会开车,还是“音乐达人”“创作才子”。今年阅兵,如愿成为车辆驾驶员后,这位“军旅歌手”还接到了一项特殊任务:给阅兵方队写队歌。

探访阅兵训练场:我们都是“追梦人”

丁启泉驾驶车辆。王轶哲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