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抖擞精神,站起来,昂着狗头狂吠

火山湖岩浆面已经下降五米高度,湖面缩小三分之一。
 
    “还不够,真蛸兽还能躲,我得再挖开至少五米的山壁高度。”沈聪是一个非常执拗的人,说干就不会半途而废。
 
    金刚号仿佛不知疲倦的怪兽,挥舞两把铲子,挖个不停。
 
    终于。
 
    又过去一天时间。
 
    火山湖的岩浆面已经下降十米高度,湖面缩小到直径不足一百米,真蛸兽潜伏在湖中心,几乎不敢露头,露头就得接受黑石光炮和蝗加蘑虫剑招呼。
 
    “沈聪,完美,现在我们可以痛打落水狗了,哈哈!”道哥趴在金刚号车顶上,抖擞精神,站起来,昂着狗头狂吠。
 
    仿若狗中大将军。
 
    当然,“痛打落水狗”是蝉语言中的情绪词汇,沈聪翻译过来的,取引申含义,而非表面意思。
 
    道哥虽然脑残,还不至于自己打自己。
 
    哐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