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哪怕是从那种底层地方捡回来的孩子

 江一凛睁开眼,目光如炬地望着江沧海。
 
    “父亲对我有养育,也有知遇之恩。袁师傅待我,即便如您所讲,是条小狗,也必定是视如己出的狗。他是冲动,但他对我,也没话说。这么多年,我为父亲能做的,只是听话,听话地赚钱,但我活到27岁,还是想做点自己想做的事。”
 
    “你这样做,没有好处的。”
 
    “有没有好处我不知道。我想让歆儿回家,我想让她知道自己的父亲不是罪人。即便不能为袁师傅洗掉冤屈,起码我也能兑现我当年的承诺,让他老人家九泉之下,看到自己来不及兑现的,得以安心。”
 
    江沧海慢慢地看向他,心中竟百转千回,不知当说什么是好。
 
    他重重叹了口气,撇过头去。
 
    对于江一凛,江沧海的情感是很复杂的。
 
    江沧海是有毒辣的眼睛的,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时,他就瞧出了他未来的可期。
 
    果然这孩子没让他失望,在他漂亮的谎言下,如初地表演得淋漓尽致,这是个有表演天分的孩子,哪怕是从那种底层地方捡回来的孩子,没多久的调教,竟完全瞧不出那之前的习性,就像他撒下一个谎,这孩子就浑然天成地圆了他的谎,圆到他有时候觉得,这根本不是一个谎。
 
    这是他向上天许了个愿,上天中途替他达成了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