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秦朗凑到鲍月红跟前,做了一个很轻浮地动作

杨天很清楚,鲍月红绝对不是因为黄建而黯然,他们俩应该是素不相识,那就是那个西装革履的家伙了。
 
    鲍月红不笑了,低着头吃饭,杨天和黄娟也就不好意思说笑,低着头喝汤,唯独杨雪玲和张馨雨仍在那里“拼搏”。
 
    “哟,这不是一中地鲍老师吗?怎么,陪学生吃饭,还是最近钓到了新凯子?”少许,那个西装革履的人拿着酒瓶,晃荡着走过来,果然,鲍月红和这个家伙认识。
 
    新凯子?杨天知道那家伙是在说他,于是放下筷子,拿起茶杯,闲适地喝着茶,低头不语。
 
    “秦朗,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现在是公众场合,请不要和我胡闹!”鲍月红也放下筷子,正声说到,她看了一眼杨天,眼神中闪烁着歉意的神色。
 
    “胡闹?哈哈,我说月红啊,咱们俩怎么说曾经也是男女朋友,该怎么着都怎么着了,就不用这么见外了吧?”秦朗凑到鲍月红跟前,做了一个很轻浮地动作。
 
    “你要干什么?你不要整天到晚在外面胡说八道的,什么叫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了,以前你老是胡说也就算了,这事都传到一中了,怎么,你还不肯放过我?”鲍月红说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这个秦朗一看就找到是一个不顾脸皮的市井混混,可鲍月红不同,她是一中老师,形象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