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就伤心地将它脱下留在了皇族别院的妆匣之中

  秦悠悠把这处小院子简单收拾过,又去买了些日常用品,自己烧了热水沐浴过后,抱着呼呼大睡的小灰坐在屋檐下等待出去打探消息的大嘴归来。
 
    夜幕低垂,子夜城里炊烟处处,一种浓浓的寂寞感觉忽然涌上心头。
 
    数数日子,她已经有整整十三天没再见过严棣,脑子里却还能清清楚楚记住他的模样,记得他眉心有多少道淡淡的折痕,记得他对她微笑时是如何温柔。
 
    也许这一生她再也不会见这个人,也许有一天她再见他也不认得他了,但是此时此刻,她很想他。
 
    她慢慢抬起左手手腕,那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曾经那里有一只刻着“悠悠我心”四个字的黑色木手镯,严棣亲手用乌金冰海檀木雕刻而成,亲手戴到她腕上,告诉她“要乖乖地一直戴着”。
 
    她以为她真的会戴着这个手镯一生一世,结果不过短短几十天,就伤心地将它脱下留在了皇族别院的妆匣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