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严棣其实也不过是一时意气,回过头来看自己也有些好笑

    他长这么大,就是他的皇兄母后,甚至父皇都不曾这么大咧咧地给他脸色看,偏偏千辛万苦娶回来的小妻子却不把他当回事。
 
    “是谁先脾气了?!”秦悠悠哼道。
 
    “你信你的满子哥哥,不信我这个夫君,难道我不该生气?”严棣牵着她往临时议事大殿方向走。
 
    秦悠悠娇蛮脾气作起来,硬是站在原地不肯挪步,严棣干脆一手揽过她的腰将她从地上“拔”起来带着走。
 
    “坏蛋,如果你不是使手段不让满子哥哥见我,他也不会怀疑你。”秦悠悠挣扎了几下现徒劳无功,忍不住低声骂人。
 
    严棣将她抱到身前,道:“他怀不怀疑与我无关,你让他把脉又是什么意思?”
 
    “让他放心啊,他也是关心我。如果我怀疑你,就不会当着你的面让他把脉了。”太阳GG原来妖怪相公介意这个啊!
 
    “嗯,算你有道理,我不生气了。”严棣其实也不过是一时意气,回过头来看自己也有些好笑,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计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