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禁地里头与炼药相关的典籍以及药方等等都是她留下的

 严棣哼一声拉长脸不说话,秦悠悠回想一遍自己的问题,马上识相地改口道:“是我们的娘亲啦。
 
    严棣摸了摸她的脑袋,对她知错能改表示赞赏,然后才道:“你能被允许进入禁地,确实是因为寿南山的事,这是圣祖遗愿,族中长老一致同意的。至于玉碑留名,也与此事有关。”
 
    “圣祖的妻子,也就是第一位在玉碑上留名的外姓女子,出嫁前是一名冠绝天下的炼药师,禁地里头与炼药相关的典籍以及药方等等都是她留下的。圣祖因为她而留下族规,能力极其出众或对我族有重大贡献的严氏媳妇,方可留名玉碑之上。”
 
    “规矩真多!”秦悠悠哼道。师父这位同门不是一般的挑剔傲慢,把子孙后代的事情都管上了,娶进门的媳妇不够优秀都要管
 
    严棣对她明显腹诽圣祖的行为处以打屁股两下作为惩罚。
 
    不服管教的小妖女不甘示弱探出爪子在他脸上掐了两下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