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王坤不知道正是他看中了石坚,以后成为了大宋最顶尖的商人

他们都不知道此石坚非彼石坚,原来石坚有现在石坚一半才华,不要说李慧的父亲,就连她的母亲也会瓜目相看。
 
    王坤一击他的手说:“老哥此话正合我意,哦,我倒忘记一桩事,他不是要买一间房屋,麻烦老哥帮我打听一下。”
 
    “以后有好处你得了,却要我来跑腿,”地保和王坤开着玩笑。
 
    “等晚上客人少了,我亲自下厨炒几个小菜,请老哥喝酒行不?”
 
    王坤不知道正是他看中了石坚,以后成为了大宋最顶尖的商人,他手中那张契约虽因此时石坚腕力不够,不能和石坚以后书法相比,可作为石坚第一张面世的书法,价值更是连城,甚至可以买下他这家酒楼。
 
    石坚第二天下午又来到太白酒楼,王坤已经按照他吩咐将巨型蒸馏器按装好了。为了保密,王坤只带着自家几个人进了这间屋子,一个下午的时间,王坤为了一炮走红,不惜成本四蒸,几百斤淡酒经过四蒸,成了一香气飘溢的烈酒。石坚刚要伸手要钱,王坤却说道:“听说你想买房子,我帮你打听了一下,城西有一家房屋主人想要到江宁去谋生,房屋急着要卖,价格也合理,只要二十贯,不过地段有点偏。”
 
    石坚现在急着要离开李府,那里管它地段偏不偏,何况价格只有二十贯,除了买房还剩下不少钱,够他们支撑一段时间。于是他感谢地行了一个大礼,说道:“多谢伯父了。”
 
    王坤看到他从始至终都很有礼貌,越加欢喜,他不顾生意,带领着石坚来到那户人家。这家已经出了城区,不过环境十分好,房屋门口还有一个池塘,边上零乱地生着几棵垂柳。房屋也宽敝,五门房间,还有一个小院落,院角还长着几棵月季,此时开得正烈,满眼红花绿叶十分招人喜欢。看来这户人家是急着要走,否则也不会以这种价格售出。
 
    石坚一看就喜欢上了,他几乎没还价,就将它买下。可是他看看房屋,还觉得少了什么东西。
 
    王坤见过世面,他猜摸了一下,立即明白过来,这里离集市较远,石坚的祖母年纪已高,买卖出价东西不方便,他在边上说道:“小相公,是不是少了一个丫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