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在这个娱乐至上的年代,他的报道写出了“平凡即是伟大”

▽本期关键字▽

盖伊·特立斯

在这个时代,明星八卦、娱乐报道、名人隐私和各种真人秀大行其道。当然,很多做新闻的人是抵触这种娱乐价值观的。他们梦想着做更有价值的新闻,更有深度的报道,极力延长新闻的时效性,让文字的生命独立发声,让新闻写作变成永恒,用尼采的那句话说,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想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

当然,所谓有价值的新闻并不是很容易取得,这并不是说这个时代缺乏有价值的新闻,而是因为新闻只是表面,掩盖在这个新闻之下或者新闻背后的故事,才是更有价值的。借用海明威的冰山写作理论,一个普通的记者去报道,也只是看到海平面上的部分,真正的冰山掩藏在平静的水平面之下。冰山的广度和深度,取决于写作者选取的角度有多宏观。而能够深入到冰山之下、深渊之中,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新闻写作者——那些特稿记者、那些所谓的非虚构写作者。

美国著名作家和记者盖伊·特立斯,就是这些伟大新闻写作者中的一员。


 

“在这座城里,每天有250人死去,460人出生,15万人戴着玻璃或塑料假眼行走。”这是盖伊·特立斯笔下的纽约。盖伊是美国著名的非虚构作家,曾任《纽约时报》记者。六十年代,他写下了许多细致深入、又宏大全面的小品文,太阳平台GG其独特的行文风格和观察视角产生了广泛影响,为非虚构写作树立了一种典范。

今年,盖伊的中文版文集《被仰望与被遗忘的》一书出版。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位记者笔下的人与城。
 

他的报道写出了“平凡即是伟大”

○思郁

 

在这个娱乐至上的年代,他的报道写出了“平凡即是伟大”

 

△盖伊·特立斯

盖伊·特立斯在《王国与权力》的开篇写道,“大多数记者都不安分,都是喜欢偷看下流场面的人,吹毛求疵,在各种人身上和各个地方寻找瑕疵。对他们有诱惑力的不是日常生活的健全场面,而是诸如骚乱和抢劫、国家分裂和轮船遭难、银行家流窜到里约和烧死尼姑之类的事情——荣耀是他们的追求、壮观是他们的激情,而正规却是他们的敌人。”

从这些褒贬参半的话语中,不难看出特立斯对记者身份的那种五味杂陈的情绪。《王国与权力》不但是他第一本畅销书,还是以记者群像为主角的书。他对记者的这种情结,与他在《纽约时报》工作十年的经历不无关系。《王国与权力》之所以能够成为他的代表作,其中不仅有一位记者的视角,还有一位作家的审视,以及对记者这个职业的情感考量。我们经常在字里行间发现他的身影,或者说发现他带入了自我的情感。

 

在这个娱乐至上的年代,他的报道写出了“平凡即是伟大”

 

《王国与权力: 撼动世界的〈纽约时报〉》 

张峰 唐宵峰 译 

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6年7月

对一个记者来说,如果没有客观的视角,就很难发现全部的事实——用《纽约时报》的大家长阿道夫·奥克斯的话说,我想要全部的事实。但对特立斯来说,只有事实,哪怕是全部的事实并不能算是完美的新闻,他想要的比事实更多,他想要的是写作,像一个真正的作家那样写作,像菲茨杰拉德、菲利普·罗斯、厄普代克一样的写作。

所以,我们才能在《王国与权力》中发现很多像小说一样的对话和细节。有时候特立斯出现在报道中,有时候他站在新闻旁边,有时候他隐藏在他评议的人物身后。
 

比如在书中,他写到一位年轻的军士来《纽约时报》应聘,本来一切进行得很顺利。最后负责人事的编辑想知道申请者毕业于哪所大学。军士说没有上过大学。人事编辑解释说《纽约时报》的所有送稿生必须是大学毕业。眼看到手的工作要丢了,这位军士突然站起来说:“是的,我不是大学毕业生,但我精通文学和善于表达,我生活在观念的王国。”结果,编辑被打动了,决定雇佣这位军士。这位送稿生后来成为报社最优秀的记者之一,就如同特立斯。

 

在这个娱乐至上的年代,他的报道写出了“平凡即是伟大”

 

△ 1928年起,时报大厦安装了灯泡滚动屏以播报重大新闻。上图中的文字是《纽约时报》的宗旨:“刊载所有适合刊载的新闻”。

这个故事被特立斯讲述得一波三折,细节的真实性如同讲述他自己的故事一样。1963年,从亚拉巴马到纽约的乡下小伙子特立斯,在《纽约日报》几经波折求见到了当时的主编卡特里奇,同样得到了一份送稿生的工作,后来成为了一名体育部的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