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明确

随着机动车辆的普及,很多家庭都拥有了电动车、摩托车、小轿车等各类型的车辆。看到摩托车的风驰电掣,不少青少年心痒难耐,在没有取得驾驶资格的时候,就想“大展身手”,殊不知危险也伴随着他们。他们或他们的亲友可能都没意识到,只有年满18周岁,才能申领驾驶证,才能驾驶机动车。

案例一:

表兄弟骑摩托玩双双受伤

2013年大年初四,河南镇平县贾宋镇的街道上一片忙碌,沉浸在节日气氛中的人们忙着走亲访友。14岁的小亮当天也特别高兴,因为久未谋面的8岁小表弟小山来到自己家里走亲戚。小亮为了招待好小表弟,骑上父亲的摩托车带着小表弟去贾宋街上玩耍。家人见表兄弟一起出去玩,并未加以阻拦。父母纵容的同时,危险却悄悄临近,表兄弟俩在路上遇到了车祸。经镇平县交警大队认定,小亮驾驶无号牌普通二轮摩托车,与李某驾驶的小型普通客车相撞,造成小亮和二轮摩托车乘坐人小山二人受伤及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小亮、李某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小山不承担事故责任。

小亮和小山受伤后,立即被送往医院治疗。出院后,小亮、小山的父母将李某及李某车辆投保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起诉至镇平县法院。

镇平县法院审理后认为,事故车辆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事故发生于保险期间,依法应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遂判决被告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小亮5799.36元,赔偿小山5876.40元。

案例二:

13岁少年落下九级伤残

2013年2月5日,同样是贾宋镇,这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五,家家户户都在忙碌着准备年货。13岁的阿峰在村口玩耍时,遇到了村里的老王。老王有一辆三轮摩托车在修理店维修,想去看看修好没有,然后去街上进货。阿峰也想去,便坐上了老王的二轮摩托车。到了摩托车修理店后,老王进了修理店中,阿峰则骑上老王的二轮摩托车离开。老王听见摩托车响动,连忙走出来,看见是阿峰骑走了,就未加理会。然而,阿峰还没骑出多远,就被后面驶来的另一辆摩托车撞倒,当场昏死过去。一位路过的好心人见状,连忙拨打急救电话,将阿峰送到了医院进行抢救。阿峰先后两次在洒镇平县医院住院治疗,却落下了伤残,被鉴定为九级伤残。因为事发地较为偏僻,肇事车辆逃逸,至今杳无音信。 事后,阿峰的父母将老王告上了法庭。

镇平县法院审理后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告老王明知原告阿峰为未成年人,不具有驾驶资格,在原告与其一起到摩托车修理店时,没有尽到注意义务,导致原告驾驶摩托车发生意外,具有过错,对原告损失应当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而原告阿峰已满12周岁,应当对自己的行为和后果有一定的辨别能力,在无驾驶资格的情况下擅自驾驶他人摩托车,是造成损害发生的主要原因,故应当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即原告阿峰自行承担80%,被告承担20%,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各项费用共计5593.78元。

太阳平台GG案例三:

14岁少年开摩托车撞伤人

近日,山东省临沭县人民法院审结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依法判令未成年人的父亲尤桂履行监护人职责,限期赔偿受害人武老太医疗费、护理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33489元。

现年67岁的武老太系该县某村人。武老太诉称:2012年12月5日,她驾人力三轮车上街,时年14岁的尤琪驾驶无号牌摩托车在城区道路上行驶时与相撞并致她受伤,经住院治疗花去医疗费2万余元,并造成其他各项经济损失。该肇事车未投保交强险。交警认定尤琪负事故全责。因未得到赔偿,特将尤琪及其父亲尤桂诉至法院,要求二被告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6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12月5日7时许,被告尤琪驾驶无号牌二轮摩托车行驶时,与原告武老太驾驶的人力三轮车相撞,致原告受伤。警察部门认定被告尤琪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无事故责任。被告尤琪系未成年人,其父尤桂系其法定代理人。经法院认定,武老太伤后所致各项经济损失共计33489元。

法院审理后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误工费等损失。被告尤琪所驾机动车与原告所驾人力三轮车相撞致原告受伤,尤琪负事故全部责任。因被告车辆未投保交强险,故对原告的损失,不论在交强险内外,均应由肇事者尤琪承担,因其尚未成年,被告尤桂系其法定代理人,应当对原告的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遂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及《侵权责任法》等相关法律规定,作出了上述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