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只是每天打扫完院子之后,都会去学校等她放学

  她躲开江一凛那悲悯的眼神,她开始像个没头的苍蝇一样找不到方向,有时候,她甚至怀疑自己会遗传到父亲那一部分,也会变成一个因京剧而疯的家伙。只是他是为爱,她却是为了恨。
 
    “我告诉你,我哪也不去。你别逼我了!”
 
    这样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勒紧她的脖子,唐秋猛地往后退去,猛地一个转身。
 
    桌上的水壶摔在地上,即便是不再沸点的开水却仍是滚烫,溅起来灼伤她的那刻是剧痛无比,她大口地喘着气,听到身后江一凛喊着“歆儿”扑将过来。
 
    这一声歆儿,竟叫她鼻子一酸,如同洪水猛兽,让她所有的防线都彻底崩溃。而眼前的人,正慌慌张张地检查她手上的伤,声音却如隔了一道玻璃罩般遥远。
 
    “你疼不疼?”
 
    江一凛抬起头来的那一刹那,唐秋仿佛看到了记忆里还十分孱弱的卞小尘。
 
    那是哪次来着?那时候卞小尘住在她家,的确是名不正言不顺。袁敬意并没有闲钱供他上学,他也毫无怨言。只是每天打扫完院子之后,都会去学校等她放学。
 
    几个男同学,每次都会嘲笑他,说他是袁家的童养女婿,小白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