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侥幸逃脱的孩子瑟瑟发抖地指认杀人犯

当然,不会有结果。这件事传得四里八乡都知道了。所有人都敬而远之,撇清干系,谁敢揽这么一个包袱在身上。
 
    她被安置在一个潮湿阴暗的屋子里,每天会有人给她送饭。一问父亲的事,那些人就三缄其口,沉默而且冷漠。第三天的时候,当袁歆从门缝里看到给她送饭的那个矮小男人,往她的汤里吐唾沫的时候,她心里那仅剩的烛火,也好像被浇熄了。
 
    那天晚上,她趁着看门人不备,跑了出去。她不知道的是,那时候柳叔正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他和管事儿的人说,这孩子,是他兄弟的未亡人,他带走,他负责她的一切。
 
    管事儿的人虽然有些不平,但还是松了口气,怎么说,这孩子都像颗定时炸弹,放在那屋里,就算里头不炸,外头也会炸。
 
    而这颗烫手山芋,已经跑出了那小屋,她还在柴房里,拿了一把刀。
 
    双目血红的少女,第一个要去找的人,是游铭。
 
    是他指认的,她要一个真相。
 
    是啊,一个被烧死的孩子,一个被烧成重伤几乎不成人样的孩子,还有一个,侥幸逃脱的孩子瑟瑟发抖地指认杀人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