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而最后,他为什么又要把自己给烧死

  周一定和谭福都被送进了医院,烧得太厉害了,周一定还有知觉,谭福直接就休克了。而即便抢救过来,怕也是永远都要背负这恶魔一般的伤疤了。
 
    似乎所有人,都不想去计较这“真相”里的矛盾,袁敬意为什么要烧掉戏院,烧掉,对他又有什么好处?而最后,他为什么又要把自己给烧死?而谭福和周一定,真的有勇气去阻止他吗?
 
    没有人去思考这些,包括袁歆自己。
 
    她只是个15岁的孩子而已。
 
    父亲的尸体,就这样被摆在灵堂里,四处都是人,她耳朵里却只有耳鸣,猛地她被一只脚给踹到墙上,额头磕出血来,谭福的母亲,披头散发如同一个恶魔一般大喊着要她偿命,周一定的母亲在一旁嚎啕大哭。
 
    她面如死灰,一个15岁的孩子,眼睛里,只剩下绝望。
 
    人群的激愤让她四面楚歌,浑身战栗。她被保护了起来,与其说是保护,不如说是圈禁。
 
    学是暂时上不了了,他们去联系了她名义上的所有亲戚,甚至连她母亲后来改嫁的那个男人都通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