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在一扇小小的铁窗前,不争气地潸然泪下

但大概也因为这层掩盖,因为不被想起,这快乐竟是如此地纯粹。纯粹到他那样的糙汉子,在一扇小小的铁窗前,不争气地潸然泪下。
 
    他那一刻,真的,很想最初的那个被称作家的地方。
 
    他瞧着唐秋的背影,忽然会想,她会不会也想家?会不会,也在某个时候,想起那灰之下的“干净”的角落?
 
    这个时候,烟灰落在了睡衣上。
 
    如果说牢狱之灾对于周子豪来讲能有什么教训的话,他倒不是怕别的,只是三年前入狱的时候,周蕊和唐秋在外头为他担惊受怕,他在里头更是担心得要命。周子豪今年三十岁,出生的时候母亲没了,父亲另外续了个弦,十岁那年生了妹妹周蕊,周蕊还没满周岁的时候她妈就跑了,也的确是该跑,那时候她父亲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还不起,做了老赖。他印象中小时候的生活,到处都是追债的人。家里没个女人,周子豪自己做饭做米糊照顾妹妹,他爸则在外面喝酒打牌孤注一掷想要翻身。最后,酒后翻进了阴沟里。父亲没了,家里兜底的所有东西都被拿走,那年周蕊才四岁,周子豪便从一个店里偷了点钱来到了晏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