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但知道腌臜和那腌臜紧紧黏在自己身上是两码事儿

 周子豪从来都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但这三年,他有太多的时间了,不得不分一部分来伤感。
 
    在里头的时光不算太难熬,但最开始的时候,是如同地狱的。
 
    他疯狂地想家,想周蕊和唐秋,想他的兄弟。
 
    后来,他忽然在狱中大梦惊醒时,意识到自己想念的居然不是在东岸的那个房子,那个被他口头上称为唯一的家的地方。
 
    而是他的童年。
 
    他和周蕊不一样,离开那段不堪的往事的时候,周蕊还太小了,尽管她后来是知道那些腌臜事的,但知道腌臜和那腌臜紧紧黏在自己身上是两码事儿。
 
    曾经那个叫容县的地方,那个弄堂里的33号是他想抹去,想不承认,想彻底遗忘的地方,蒙着灰,很脏的那种灰,他连手都懒得去抹。
 
    但在狱中,大概是因为太空了,他空得抹开了那层灰。
 
    灰底下,竟有他想不起来的干净地方。
 
    那是在痛苦开外的快乐,被痛苦掩盖着,掩盖了十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