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心中便有一丝隐痛习习而来,不是宛如刀割的阵痛

“杨大小姐,上次送给你的三千万,最后一个千万是什么?”坐在雪白沙上的杨天蹙眉笑问一身检察员制服的杨兰。
 
    “没什么大事千万不要去找你!”杨兰端过来一杯热茶,小脸红扑扑的。
 
    “那找我有什么大事啊?”杨天喝了口茶,懒洋洋问到。
 
    “还真是大事,说了你不要生气啊!”杨兰半蹲在杨天身前,如藕粉一般白皙的双臂平放在杨天的双腿上面。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杨天淡然笑到,不过他还能从杨兰的眼神中看到有大事生了。
 
    “那天滴血认亲的事情.,你还记得吗?”杨兰试探性地问到。
 
    这事果然.是杨天的死**,一听到这话,他的脸色变了,变得格外阴冷,重生前,风雨飘扬,生性怯弱,不更事,重生前力争上游,不求踏浪向天,但求平淡幸福过一生。
 
    这亲生父母是谁名谁始终像是一块.伤疤深深镶嵌在他的眉宇之间,每当他睁眼看世界,心中便有一丝隐痛习习而来,不是宛如刀割的阵痛,而是那种感同抽血的隐痛。
 
    “记得啊,怎么了?”尽管心中.怅然,但他从不表露出来,兴许在黄娟面前,他才愿意表露吧!
 
    “好.像我爸爸把你的血和叔叔的血拿去验dna,结果…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