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一律既往不咎,就是簇水山上的也可自行离去

“奉神教收容我们父子多年,我不希望万千教徒死于战祸。”江如练淡淡道。他明知道三位大长老以及他们的门人亲信有心要对付他们师徒,但是奉神教这些年来给了他们父子许多助力,就算最终没能让他们完成心愿成就大业,他也不想让他们遭受灭顶之灾。
 
    虽然所有人都明白,拥有了圣祖大炮的相月国不会放弃一统天下的良机,奉神教、多丽国乃至天下众多大小国家覆灭只是迟早之事,奉神教面临的危机并非江如练父子一手造成,但是如果没有他们这些年来对相月国严氏皇族的种种针对性行为,两国之间的嫌隙不会这么深,严氏皇族也不会对奉神教如此深恶痛绝,灭之而后快。
 
    江如练知道严棣无论如何不可能让奉神教继续存在,他的要求只是要让严棣得饶人处且饶人,放过那些并不打算与相月国死战到底的教徒。
 
    严棣明白他的意思慨然道:“奉神教解散后,只要不是冥顽不灵非要与我相月国为难的教众,一律既往不咎,就是簇水山上的也可自行离去。”
 
    奉神教乃是多丽国国教,除了簇水山总坛这些人,多丽国各处不知道还有多少教众,都要一一屠杀的话,杀到手软都杀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