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她那些所谓的原则坚持都可以随便无视,她的信任也可以随意辜负

   严棣认为,一生一世只要她一个,对她百般宠爱呵护,不用强硬手段逼她就范就是对她好了,她那些所谓的原则坚持都可以随便无视,她的信任也可以随意辜负。
 
    她跟百宜娇一样,无法甘心,无法忍受,所以离开。
 
    严棣大概由始至终都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决绝,他以为她只是小姑娘闹脾气,哄哄就好了。
 
    秦悠悠伸手轻轻抚摸躺在她膝盖上睡得香甜的小灰,如果她能一直像小灰这样无忧无虑的多好?
 
    也许要等她真正放下严棣之后才可以吧。
 
    圣平亲王府内,严棣同样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手中握着的正是那一只刻了“悠悠我心”的木镯子。
 
    城外皇族别院因为大嘴和小灰两个晋级而被彻底摧毁,幸好里头值钱有用的东西都被事先搬走了,秦悠悠留下的妆匣也被送回了圣平亲王府中,放在石院寝室原本妆台上的固定位置。
 
    严棣发现匣子里这只镯子的时候,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