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如果这样奉神教的人还能继续闹事

  他这话是对严棣说的,后者冷着脸没理他。
 
    送走了何满子,严棣站起身大步就往外走去,没理秦悠悠,更不似平时那样主动牵她的手带着她一起离开。
 
    秦悠悠知道他在生气,不过她都还没有生气呢!如果不是他使手段拦着何满子不让他们通消息,人家也不会怀疑他不安好心。
 
    严棣走了几步不见秦悠悠跟上来,转身见她正在问一个小太监往原御书房去的路。
 
    他又好气又好笑,大步走回去示意那小太监退下,板着脸道:“那边正在赶工清理,你去添什么乱?万一再遇上奉神教的人怎么办?”
 
    秦悠悠不理他,转身就往小太监先前所指的小门走。
 
    妖怪相公就知道用奉神教吓她,昨天出了事,宫里头又仔细查了一遍,正是防守最严密的时候,如果这样奉神教的人还能继续闹事,那他未免太过无能了。
 
    严棣走上几步有些无奈地拉着她的手道:“好了,你又什么大小姐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