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来源:太阳GG 责任编辑:太阳GG网 太阳GG新闻

严棣拂开她额前鬓边的碎发,仿佛不经意地问道

  如果不是因为她替他散功,只怕他就要这么憋着一路憋到憋不住了,去闯生死劫晋级陆地神仙那一日。
 
    秦悠悠忍不住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戳戳他的脸道:“我想起师父说过的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哈哈哈!真是太有道理了。”
 
    让你练功进境这么快,二十二岁就奔十八品,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她师父嘴巴里吐出来的没有一句好话!狗嘴长不出象牙,说的就是这种人。
 
    严棣再一次庆幸这个对秦悠悠有严重负面影响的混账已经失踪了。必须永远失踪!
 
    “你问完你的问题,现在轮到我问你。”严棣捏了捏她的鼻尖道。
 
    “咦?”秦悠悠奇怪了,她的事情妖怪相公好像知道得比她自个儿都清楚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说说看,你那些诱惑人的手段,从哪儿学来的?”严棣拂开她额前鬓边的碎发,仿佛不经意地问道。